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极速十一选五500期走势
  公告公示
·余姚市僑辦2017年預算信...
·恭賀新年
·2014年度市僑辦決算信息...
·市僑辦2015年部門決算
·僑眷詩詞選登
·2015年度市僑辦決算信息...
·余姚市僑辦2016年部門預...
·余姚市僑辦2014年部門決...
·中國(寧波)意大利產業園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碼:
信箱登陸 辦公登陸



 在線視頻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僑界風采→文章
謝春林:用畫筆描繪心中的大海

發布時間:2016 -03-23 字體:【

  人物檔案
  謝春林,畫家、藝術家,1950年9月生于上海,祖籍余姚泗門,已故山水畫大家應野平的關門弟子,1986年旅居日本,畢業于日本國立京都大學。他在傳統繪畫的基礎上,嘗試以“水”為主題的新體裁山水畫創作,以“在水一方”、“上善若水”兩個系列,被書畫輿論界譽為“海景山水畫”的創始人。1992年,他創立了“國際書畫文化交流協會”,并任會長至今,同時,他還擔任日中國際文化基金會主席、上海市海外交流協會常務理事、日本中華文學藝術家聯合會會長等職,積極推進中日文化的互訪交流,被媒體譽為中日友好交流的民間大使。
  

    去年底,記者有幸在余姚采訪了旅日29年的著名畫家謝春林,聽他講述他與繪畫、與日本的故事。
  出國 從零開始
  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梅花香自苦寒來》,記錄了旅日后有所建樹的中國人的足跡。書中,謝春林曾提到他負笈東瀛的起由,作為一個當時在國內美術界已初獲成功的畫家,重新作出人生的選擇:“1986年底,當飛機降落在大阪國際機場時,我的生命之旅又一次站在了起跑線上……”
  改革開放后,我國文化界對外交流越來越廣泛,當時的上海有許多日本美術界的代表團來訪問。作為知名畫家和上海美術家協會會員,謝春林常常出席這樣的接待活動,“很多場合,翻譯只是呆在日方團長和中方領導之間,大部分的日本畫家和我們坐在圓桌旁,大家只能笑笑,一句話也不會講,很尷尬的。”時任上海美術家協會主席的沈柔堅鼓勵他,“你這么年輕,可學點日語,今后有利于友好交流。”這在謝春林心中留下了種子。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上海,外國人想要買中國畫收藏或送人,唯一的選擇是上海友誼商店。友誼商店入口處有一氣勢雄偉的巨幅國畫《黃山迎客松》,作者就是謝春林。
  八十年代中期,很多人開始出國,走向更大的國際舞臺,美術界里也有一部分人。留還是走?出國到底去做什么?謝春林猶豫彷徨。1986年底,謝春林決心出國,他暫別妻子和剛剛出生的一對龍鳳胎兒女,踏上了東瀛之路,“那時,我,從零開始,一無所有。”
  前途難測 日語一點不會
  “我是帶著發揚光大中國畫的使命感去的。”赴日前,謝春林的畫作在友誼商店很好賣,尤其是對日本客人。到了日本,事情卻不盡如人意。
  出國時,謝春林準備了當時認為很大的一筆錢———40多萬日元,再加上恩師應野平先生的一筆贈與,“我覺得有了這筆錢可以在那里過一陣子了。但事與愿違,交學費、買教材、付房租……不久就捉襟見肘了。那時候,日本跟中國的物價,是天壤之別!”
  更要命的是,謝春林一句日語也不會講,“我拼命地學,每天10多個小時學日語,我感到自己每天都在進步,考試都是滿分,我學習的照片被刊登在學校雜志的封面上。”
  謝春林每天還擠出4個小時作畫,為舉辦畫展做準備,日本昭和美術會會長西尾草峰先生幫他預訂了7個月后京都市最好的畫廊之一,地處市中心的黃金地段。
  學日語加創作的日子過了5個月,謝春林覺得自己快熬不下去了,“帶來的錢一天一天花出去,卻沒有任何收入,畫展臨近,場租、印刷、鏡框、裱畫、招待會等等需要一大筆錢,我常常問自己,希望在哪里?”窘迫的日子里,因營養不良,他生了一場病,真是屋漏偏遭連夜雨。
  謝春林咬緊牙關堅持著,希望奇跡能夠出現,“我太太還以為我在日本賺了大錢,實際上,國際電話我打不起,寫個信都感到郵票貴。我托人捎信給她,說吃不慣日本的東西,最好給我寄點中國的方便面。”
  柳暗花明 迎來新的曙光
  機遇總是會優先眷顧那些一直在堅持、在努力的人。
  京都有個朝日會館,某天,謝春林去那里看“當代中國繪畫收藏展”。“我頭發也沒錢去理、胡子也留得好長,破自行車路邊一靠,就進去了。在電梯口碰巧遇到我國駐大阪的總領事文遲先生,他一見到我,很驚訝地說,‘小謝,你怎么會成這個樣子了?’當時,我真想找個地洞鉆下去。他對身邊的一個日本友人說,‘這可是我們國內有名的青年畫家喲!’”
  文遲先生的朋友叫柳邦男,在京都市中心開了一家中國物產商店。柳邦男年輕時隨日軍侵華,在戰斗中被俘,經教育改造后成了八路軍的一員,在抗擊日偽軍中他作戰勇敢,官至八路軍的副營長。柳先生會講中國話,他說,日本對中國犯下了滔天大罪,作為一個日本人,他一直設法在贖罪。當晚,謝春林應邀去了柳邦男的家,兩人談了很久,友誼就這樣開始了。
  次日,柳邦男去找謝春林,請他幫忙畫一幅畫布置在店里。畫好后,柳邦男遞給謝春林一個信封。“當面不好意思,我偷偷到衛生間拆開一看,50萬日元!這下學費、房租、辦畫展的錢都有著落了。歡喜了好幾天,柳先生打電話給我,要我去一次說是關于畫的事情。我嚇到了,難道是要退畫?錢已一部分付了學費和租金了呀。到了店里,柳先生笑著對我說,畫賣掉了,他也賺了一筆錢,讓我再給他畫一幅。”就這樣,在短短的一周多內,謝春林又拿到了50萬日元,使得他在經濟上翻了身。謝春林說:“柳先生是我的恩人,在那個時候那樣的情況下,一百萬日元勝過現在的一千萬。”
  在柳邦男的鼎力斡旋下,謝春林應邀為京都市政府大廳創作巨幅《黃山松云圖》,主流報紙和電視臺都作了報道。“我辦畫展第一天,還沒開門,京都市長今川正彥就來了。這也為以后中日友好交流的合作奠定了基礎。”
  1992年,謝春林創建了日本國際書畫文化交流協會,1997年成立了日中國際文化基金會。在投身藝術創作的同時,謝春林積極組織日本友人和海外高層次人士開展中日文化交流活動。謝春林往返于兩國之間,架起友誼的橋梁,不忘過去,記住歷史,面向未來,共繪藍圖。 

    突破傳統  開創海景山水畫
  有位國際資深的博物館研究人員說:“如何判斷畫的好壞和價值?一個最簡便的方法就是去關注和收藏那些藝術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新圖式、新體裁、新手法之類的作品,這里面一定會出現未來卓越的藝術家,他們的作品遲早會進入藝術史。”這正是謝春林對藝術的理解和追求。
  縱觀中國1400年的山水畫史,從隋朝展子虔的《游春圖》始至近代,由于國畫自身的特點和時代的局限性,主角都是山,水永遠是襯景,至于表現大海更是絕無僅有的了。
  作為一名傳統的山水畫家,謝春林深知創新的寶貴,不光是技法,更重要的是新圖式、新體裁。謝春林創作之初,許多人包括美術界的一些著名人士都勸過他不要畫水,因為太難畫了。“富士山和黃山的山不一樣但水一樣吧?一個畫展全是水,都一樣,你怎么辦啊?”1986年,謝春林第一幅主題為大海的作品問世了,山水畫大師應野平欣然在畫上題詞:“畫格清新求意趣,心潮澎湃接云霄”。此后的20多年,謝春林周游世界,在運用傳統筆墨紙硯和留白法的基礎上,承上啟下推陳出新,闖出了一條前人未走過的藝術之路。謝春林成功了,在他的作品里,傳統和現代、東方與西洋、光與水得到了完美的統一,如此在水一方,恰似水到渠成,左右逢源,得水為上。讓美術界的同行發出了“原來水可以這么畫”的驚嘆。
  2006年7月,上海美術館和京都文化博物館的《在水一方———謝春林海景山水畫》國際巡回展震撼了畫壇,這個畫展不僅凝聚了謝春林旅日20多年的生活和藝術結晶,更重要的是全部展品都是以水為主角、以大海為對象,為古老的山水畫開辟了一個新的畫種。《人民日報》、《中國美術報》、中央電視臺、上海電視臺等都稱謝春林為“海景山水畫的創始者”。
  在上海市美術家協會主辦的謝春林藝術研討會上,有評論家說:“應野平眾多的學生中,謝春林的作品風格源于老師又走出了師門,可以說他是最成功的。”著名山水畫家胡振郎說:“謝春林的畫里有一種色彩、色調,這很不容易,而且能用20年的工夫追求山水畫的新體裁,畫水畫海,今天取得了這樣驕人的成績。”
  隨著謝春林“海景山水畫”被大部分人所接受,越來越多的山水畫家開始嘗試畫水畫海。
  融匯中西 藝術探索無止境
  理可頓悟,事需漸成。在“畫水”上,謝春林下了很大功夫,融匯中西,在用墨、用色、用光、透視等方面都有突破。《陽光的日子》云層后射出的光束是那樣的耀眼;《光與海》色彩柔和瀟灑神奇;《藍天下》采取仰視視角的藍色特別純粹令人心醉;《寶石般的五彩海》、《飛越無人島》等采用了全新的臥視構圖,絢麗浪漫;《海上生明月》傳統的技法發揮到了極致,水墨有情,華潤透亮;《寒海奇觀》浩瀚汪洋,千里冰封,展現了山水畫中的未知世界……在謝春林的眼中,每一朵浪花都在滄海中熱情激蕩;在謝春林的筆下,已經得心應手的“留白法”使得畫面千姿百態,美不勝收。
  謝春林說:“畢加索的作品受了中國畫的影響,沒有人說不倫不類。我們為什么不可以把西洋畫中的精華吸收進來,成為中國畫的新元素、新血液、新生命力?不是讓他們吃掉我們,而是由我們來包容他們,洋為中用。畫家的眼睛要盯著別人的優點,取別人所長為我所用,自己才能有所取,沒有這種胸懷就不會進步。做人要老老實實,繪畫可不擇手段。”這么多年過去了,謝春林創作的畫作越來越多,透視、色調、用光融入到了中國畫中,但他還是嚴格守護著國畫的精華遵守著國畫的規則,領悟著越是民族的東西越是世界的真諦,他用的還是宣紙、湖筆、徽墨、端硯,還是馬利牌的中國畫顏料。
  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謝春林認為生活才是他藝術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礦藏,他在不斷地畫,不斷地積累。日本前首相海部俊樹為謝春林揮毫題寫了“上善若水”四個大字,這是他海景山水畫第二系列的主題,他想辦影響更大的畫展。
  “總在想,用各種的靈感、情趣、手段去畫,自己正當畫家最好的年齡,技法上成熟,體力上還畫得動,所以要在這段時期用心去創作一些經得起推敲的畫留給歷史,在畫史上留道痕跡。畫海,這是山水畫史中沒有出現過的體裁,這是時代給予我的良機,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謝春林說,繪畫創作時會有一種特殊的美感,當沉浸其中時,會放慢腳步,遐想無限,陶醉于一種不可思議的夢態之中,在繪畫的世界里逐波瀚洋,妙不可言。謝春林對山水畫中新體裁的追求,實際上就是對感動他的自然現象的追求,是對他自己生命意識中真、善、美的追求。
  時勢造人 遇到了好時代
  謝春林的繪畫之路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到友誼商店工作成為專業畫家之前,他有一段十分艱辛的工作經歷。他曾被分配到建材公司碎石場搬運石塊拉車,整整拉了八年的車。這八年特別苦,特別長,到現在他還常常在夢中驚醒。謝春林說:“雖然我的青春和汗水都灑在了那片土地上,但我沒有感到任何不公,也許就是這最難忘的漫長的磨練,才會使我不斷地去追求、去奮斗,才有可能走到了今天。”
  也是這段經歷,讓謝春林對繪畫、對人生、對奉獻有著不同的體悟。謝春林這樣認為,畫家的第一個責任,就是普及,畫出美好的作品獻給社會,讓民眾欣賞;但這不是目的,要在普及的基礎上提高,畫家有責任引導整個社會的審美度和素質的提升。
  畫畫之余,謝春林還擔任了許多社會職務,資助國內的希望工程,助學湘西山區71名貧困失學兒童,“畫家千萬不要忘記感謝祖國,感謝社會。沒有改革開放,畫家走不到今天。我們的所有榮譽,都是社會給予的,只有回報社會的藝術才可稱之為有意義的藝術”。謝春林的老家在余姚泗門,小時候回過老家多次,記憶中泗門的早集市非常有趣、城區龍泉山下有家店里的餛飩很好吃。2011年9月26日,由余姚市對外文化交流協會、日本國際書畫文化交流協會聯合主辦的“中日國際書畫邀請展”在余姚博物館舉辦,謝春林率日本友好訪中團數十人出席了盛大的開幕式;2013年,家鄉遭受百年一遇的洪澇災害,謝春林通過余姚駐滬辦進行了捐贈……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彩票系统定制 彩霸王六肖彩图 北京十pk高频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免费计划3码 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 神算子三码中特论坛 聚享捕鱼app官方下载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胜负彩 双色球普通投注手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