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极速十一选五500期走势
  公告公示
·余姚市僑辦2017年預算信...
·恭賀新年
·2014年度市僑辦決算信息...
·市僑辦2015年部門決算
·僑眷詩詞選登
·2015年度市僑辦決算信息...
·余姚市僑辦2016年部門預...
·余姚市僑辦2014年部門決...
·中國(寧波)意大利產業園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碼:
信箱登陸 辦公登陸



 在線視頻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僑界風采→文章
趙士芳:口腔醫學界首位“洋”博士

發布時間:2016 -03-23 字體:【

  人物檔案
  趙士芳,男,1952年出生,余姚人。主任醫師、教授、博士生導師、國際牙醫師學院院士。1999—2009年任浙江大學醫學部附屬口腔醫院院長,浙江大學口腔醫學院院長。長期從事口腔頜面外科的醫療、教學和科研工作,主攻口腔種植、口腔頜面部腫瘤、損傷及畸形的診斷和治療,曾獲國家教委科技進步一等獎、二等獎各一項,浙江省教委科技進步二等獎、優秀獎各一項。曾任中國民主同盟浙江省副主委,省政協常委,中國口腔醫師分會副會長,中華口腔醫學會常務理事,浙江省口腔醫學會會長,浙江省口腔醫師分會會長。
  

    現年64歲的趙士芳堅守口腔醫學事業近40年,他有兩個心愿:一是早日完成國產種植體的推廣,讓每個老百姓都種得起牙齒;二是實現全省兒童窩溝封閉的普及,讓娃娃們少長蛀牙。如今,這兩個心愿都已經發了芽,特別是窩溝封閉,浙江省已從2013年起在全省推廣。
  最近,趙士芳又有了第三個心愿———促成口腔診室的無菌化建設,他常說,“院長可以退休,但是作為醫師、教授,沒有退休一說。”
  國內口腔醫學界第一位“洋”博士
  1952年,趙士芳出生在龍泉山腳下的一戶普通家庭,姚江橋、鼓樓、龍泉山都是他小時候再熟悉不過的風景。1974年,趙士芳離開余姚,赴杭州讀大學。
  1977年,趙士芳從浙江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計劃經濟時代,什么都得按照計劃分配來,工作也是一樣。當年16個班,最后留校16人,趙士芳被分配去了口腔系。
  那個時候,浙江醫科大學的口腔專業成立才一年,4家附屬醫院只有浙醫二院設有口腔科,因此趙士芳實際工作在浙醫二院口腔科,人事編制在浙醫大口腔系,就這樣開始了他的口腔醫生生涯,“因為是臨床醫學出身,原想做個外科醫生,‘一不小心’進了口腔外科,也算是遂了‘外科’的心愿。”剛工作那會兒,趙士芳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利用助教身份,和學生一起聽課。那些年,學習英語很熱門,但主要是為了多看些外文雜志,而不是出國。“留洋”還是件挺稀罕的事,出國主要是靠公派,個人出去的幾乎沒有。當時省里有5個名額,要求是必須先通過英語水平考試。1982年,趙士芳在浙江醫科大學第一期全脫產英語師資培訓班和省教育廳的出國師資英語培訓班分別學習了半年后,前往上海參加全國第一次英語水平考試,并從12人中脫穎而出,爭取到了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但是問題來了,如果想去英語國家,就得自己聯系學校,單憑當時的海外關系和通信條件根本不可能。趙士芳只好取道德國,在上海匆匆地學了兩個月德文基礎后,于1983年3月踏上了去往德國的飛機。
  到了德國,首先面臨的還是語言關。要在德國的大學注冊,需要通過外國人員德語水平中級考試。
  趙士芳先去了位于弗萊堡地區的歌德語言學校,學習了半年語言,通過考試后才正式去慕尼黑大學。
  在這所頗有名望的高等學府,云集了來自許多國家和地區的學生。剛進大學,大家猜這個東方面孔是“日本人”,當趙士芳回答是中國人時,有人側過身子看趙士芳的后腦勺,在他們的印象中,中國人還是梳著長辮子、穿著長衫的。
  當時的尷尬讓趙士芳深感自己肩上的責任重大,要展示出中國青年醫學者的風貌。
  剛開始的幾個月里,趙士芳只能旁觀,并不能上手。他也不著急,耐心地深練內功,堅信“機會總是給有準備的人的”。
  轉折點出現在一例“唇腭裂”手術中。那是院長思萊格教授的私人病人,但是手術失敗了,教授覺得很沒面子。在國內做了5年臨床醫生,趙士芳接觸過很多這樣的病人,也有成熟的解決方案。他準備了兩個晚上,鼓起勇氣當面向教授提出了幾個解決方案。教授沒有當場表態,卻通過他的助理通知趙士芳:“重新手術,并由趙士芳來做第一助手。”按照趙士芳的提議,手術獲得了成功。
  此后,趙士芳獲得了教授的信任,多次出任手術助手。在德國,實行主刀負責制,而在中國實行團隊合作,趙士芳把這一理念帶到了德國,多場手術下來,他又獲得了“東方快刀”的稱號,“主要是國情不同,同樣一個毛病,德國人小病就來看了,而中國人得熬成大病;德國的設備先進,而我們就靠經驗;再加上中國人口基數大,動手能力自然強。”趙士芳的卓越成績,獲得了當地醫學界人士的贊賞。同年10月,聯邦德國巴伐利亞州破格給了趙士芳一張客籍行醫許可證,使他得以以正式醫生的資格進了慕尼黑大學附屬口腔醫院。
  一天,醫院接診了一位頸動脈破裂而引起大出血的病人。醫生們一涌而上,當班的主治醫師也趕來參加搶救,效果仍然不佳。在萬分危急之際,趙士芳從容不迫地來到病人身旁,他熟練地拿起手術器械,干凈利落地給病人施行了手術,病人得以轉危為安。
  漸漸地,醫院里的許多青年醫生主動上門跟趙士芳探討科研中的難題。應西柏林精粹出版社的邀請,趙士芳還擔任了《精粹國際口腔通訊》雜志社的編輯,負責中文版的編輯、校對和發行工作。
  除了學習口腔頜面外科技術和常規手術技術外,他把主攻目標轉移到世界上先進的頜骨、頜面部、外鼻的整形手術上,并與德國技術人員合作,先后完成了好幾篇高質量、有影響的學術論文。
  院長思萊格教授真心實意地想長期留下這位青年人,為趙士芳安排了攻讀醫學博士學位的機會。在教授的支持下,德國學術交流基金會(DAAD)同意了趙士芳的延期申請。當時的出國資助項目只有兩年時間,趙士芳一去就是四年半。同時,1984年年底,趙士芳的夫人和女兒到德國“陪讀”。思萊格教授為了留住趙士芳,特意把趙士芳的夫人安排到了慕尼黑大學職業病研究所工作,女兒上了當地的幼兒園。
  令人羨慕的異國行醫許可證、良好的工作環境以及國內無牽無掛的先決條件,在別人眼里,趙士芳是必留無疑。然而,趙士芳心中始終思索著這樣一個問題:“我是為什么而來的。”國家的振興,需要大批科技人員,尤其是口腔醫學方面,我國從事這方面研究的技術人員奇缺,“把所學所成回報祖國和人民”,這就是他最樸素的想法。
  1987年4月,趙士芳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博士論文答辯。5月,慕尼黑大學醫學院正式授予他醫學博士學位。6月,趙士芳懷著一顆赤子之心,毅然成為“海歸”一族。他攜妻帶女回到祖國,同機而來的,還有用于教學和科研的2000余張幻燈片,8盒錄像帶和一大批醫療器械,后者都是他用積攢下來的錢購買的。
  那一年,北京大學培養的國內第一個口腔博士也剛畢業,所以,趙士芳是國內口腔博士第二人,不過,卻是拿到國外大學口腔醫學博士學位的第一人。
  “研發國產種植體,讓每個老百姓都種得起牙齒”
  20世紀80年代,是口腔種植學興起發展的時期,趙士芳從國外學成歸來,不光是口腔“洋”博士第一人,也是國內口腔種植學實踐的第一人。
  慕尼黑大學從1982年起開設口腔種植,趙士芳幾乎參與了整個發展過程。1987年,趙士芳回國時,國內只有華西口腔醫學院和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對種植做了相關的基礎研究,但是牙齒種植的臨床實踐,浙醫二院口腔科應該算得上是全國最早的。
  1988年,趙士芳做了第一例臨床種植牙,那是一名省供銷總社的年輕女職工,騎自行車不小心摔斷了大半顆門牙,趙士芳為她進行了種植牙治療。同年,四川大學研制出國產的第一顆種植體(HA-TI),臨床應用部分就放在浙醫二院口腔科。
  此后的1990年到1993年,趙士芳參與舉辦了全國性的種植牙學習班,3年跑了30多個城市,宣講口腔種植技術。
  1999年,浙江大學醫學部附屬口腔醫院正式成立,趙士芳擔任院長,根據當時的發展實際,他將科研轉向了口腔種植。當時,醫院和浙大材料系合作,研發了國產的第二顆種植體———西湖拜耳種植體。然而,無論是HA-TI還是西湖拜耳種植體,兩個國產種植體都沒有很好的發展,最關鍵的問題還在于當時的制造加工工藝跟不上。
  幾經打聽,趙士芳了解到,國際上幾乎所有的種植體加工機床都源于瑞士,他們的技術可使產品的誤差達到0.01mm。
  2003年,趙士芳帶隊正式研制“西湖拜耳二代”。2008年第一期結題時,正式更名為“ZDI”,這個“Z”不光是“趙”,也可以理解為“浙”,甚至是“中國”的“中”。同年,慈溪的寧波廣慈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加入到產品的研發隊伍中,并從瑞士進口了兩臺先進機床,負責“ZDI”的研制。2014年7月,“ZDI”拿到了生產許可證,這也意味著新一代國產種植牙系統可以正式銷售并推廣了。
  相較于市場上流行的進口種植體,國產種植體的價格是非常重要的競爭優勢,但是這必須建立在保證質量的大前提下,為此,在產品真正上市前,趙士芳和他的團隊又前后花了6年時間做臨床驗證。
  當前種植牙價格高,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進口材料昂貴。ZDI的問世,就是要把這偏高的價格給降下來,讓價格更加“平民化”。“質量與進口種植體相媲美,價格讓老百姓都能夠接受,讓每個老百姓都能種得起牙齒,享受科學發展的成果。”趙士芳說。
  “推廣窩溝封閉,讓娃娃們少長蛀牙”
  常年從事口腔醫學工作,兒童的口腔健康也是趙士芳一直所關注的。
  窩溝封閉是世界衛生組織提出的預防兒童口腔疾病和兒童牙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窩溝是指后牙咬合面凹凸不平的凹陷部位,是細菌生長繁殖的適宜場所,細菌利用食物中的糖類(碳水化合物)繁衍生長,并在代謝過程中產生酸性物質,腐蝕牙齒,形成齲洞,因此,深的窩溝患齲病的危險性較高,如不及時治療將導致失牙。而后牙擔負著主要的咀嚼功能,一旦喪失,咀嚼功能將大大下降,影響營養攝入和生長發育。
  杭州市于1995年開始對適齡學生進行牙齒窩溝封閉,是中國第一批進行該項目的城市之一。目前,這一項目在杭州市學校學生的覆蓋率達100%,學生窩溝封閉率達90%,封閉后牙齒保護完好率達80%,達到全國先進水平。一組數據顯示:杭州在1994年,對108所學校進行大樣本調查,學生患齲率高達54.27%,每個學生平均有1.46顆齲齒;2008年對164所中小學校的相應調查表明,中小學生患齲率下降到19.44%,每個學生平均患齲的牙齒只有0.42顆,平均每人減少一顆齲齒。
  趙士芳非常清楚窩溝封閉對預防兒童齲齒的重要性,在擔任浙江省政協委員、省政協常委的20年時間內,他曾3次上交提案,提議在浙江省內推廣窩溝封閉。在他的努力下,2013年起,窩溝封閉由政府主導,正式推廣到了全省。
  “幫助家鄉成立一家口腔醫院”
  身為喝著姚江水長大的余姚人,對于生于斯長于斯的故鄉,趙士芳更是滿懷深情。在他的記憶中,有一件特別值得銘記的事。
  留德期間,有一回趙士芳到一位德國教授家做客,教授拿出珍藏的老照片請趙士芳欣賞。翻著翻著,一張似曾相識的老照片引起了他的關注,鼓樓、老江橋、牌坊、江南民居,這不就是自己魂牽夢縈的故鄉余姚嗎?圖片注釋:中國江南小鎮。后來,趙士芳用相機把照片翻拍下來,交給余姚的親屬,再輾轉交給了有關部門。
  經各方確認,這張由德國旅游家拍攝的中國“江南小鎮”照片,就是最早反映余姚古城風貌的歷史見證。
  正是由于趙士芳及時發現并留存,今天記載余姚的各種史籍、檔案中,才有了名城名邑最早的歷史照片。
  近幾年來,趙士芳常常回家鄉進行醫學指導,在市第二人民醫院開設專家門診。在杭州,對于來自家鄉的病人,他也熱情有加,周到服務。
  幾年前,趙士芳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希望利用自己在口腔醫學界的影響力,幫助余姚成立一家口腔醫院,更好地服務于家鄉人民。”隨著5月30日余姚首家口腔專科醫院在市二院掛牌,趙士芳的這一愿望實現了,“牙齒雖小,卻關系生命健康。健康的牙齒,是笑口常開的人們展示魅力的第一道風景線。”趙士芳說。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33娱乐备用网址开户 拖胆中奖规则 pk10选冠军号诀窍 新时时彩一星稳赚技巧 极速pk10在线计划 吉林快三稳赚技巧 押龙虎破解公式打法 组选包胆如何倍投 重庆时时彩骗局 新时时豹子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