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极速十一选五500期走势
  公告公示
·市僑辦2015年部門決算
·僑眷詩詞選登
·余姚市僑辦2016年部門預...
·余姚市僑辦2014年部門決...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碼:
信箱登陸 辦公登陸



 在線視頻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天南海北余姚人→文章
南京大學“長江學者特聘教授”——馬余強

發布時間:2010 -07-01 字體:【

  近年來讀過大學的人都知道,由國家教育部和香港愛國實業家李嘉誠先生共同出資聘任的“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個個都是我國高校中各學科的學術帶頭人,他們在各自的研究領域中都具有很高的造詣。馬余強,就是南京大學的一位“長江學者特聘教授”。

  馬余強,1964年11月出生在我市鹿亭鄉曉云村,現為南京大學物理系博士生導師,南大固體微結構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他主要從事凝聚態理論、軟物質和生物物理方向的研究。他在低維磁性的相變和臨界研究中取得了國際領先的水平,還在研究提高和改善人腦記憶和儲存能力方面取得了一系列創新成果。特別是有關量子自旋玻璃的相變行為和量子神經網絡理論的工作,在國外專著和綜述文獻均作了詳細介紹,并被許多國際同行采用和推廣。1990年以來,他共發表國際SCI重要學術刊物論文百余篇,曾被評為第二屆南京市十大科技之星,獲江蘇省青年科技獎、教育部科技進步獎、江蘇省科技進步獎,是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教育部跨世紀優秀人才培養計劃基金、第五屆霍英東青年教師基金和江蘇省“青藍”工程學術帶頭人培養基金獲得者。

  當我們盛贊馬余強這么多的榮譽和研究成果時,他總是淡淡一笑。他說:“雖然成功給予我個人很多榮譽,但集體的作用更大……”

興趣激發求知欲

  和大多數的研究者一樣,馬余強選擇物理完全是出于興趣。兒時,他便表現出了對物理的濃厚興趣,他小時候最喜歡讀的就是那一套《十萬個為什么》,在一串串的“?”中他發現身邊的世界充滿了那么多深奧的道理。小時候,馬余強玩過一種叫飛輪的玩具,就是用一根繩子系住輪盤的一端,環繞輪盤幾圈后,從高處讓輪盤落下,便可以使輪盤沿著繩子上下飛速轉動,小余強覺得奇怪極了,為什么輪盤沿著繩子滑下去又會自動滾上來,而坐滑梯時人卻不能倒著滑回去呢?這個問題讓他異常興奮,以至第一回玩過飛輪后,連著幾天都沒睡好覺:他一次一次地看著那神秘的飛輪,一遍遍地在問為什么?等進了中學后,他以為這些問題都能解決了,可發現所學的物理知識竟連小時候玩玩具的道理都解釋不了,這更激發了馬余強的求知欲,決定了他的志向——上大學一定要讀物理專業。多年之后,一直到大學二年級的理論力學課上,他才真正地明白了小小飛輪中深刻的物理含義。

  可困擾他多年的老問題解決了,許多新問題又出現了。于是馬余強讀完大學本科又去攻讀物理專業的研究生,讀完研究生又去攻讀物理學博士。現在他作為一位知名學者,回想起小時那段充滿了“?”的生活,不無感慨地說:“我之所以有緣步入這一奇妙的物理世界,是小時候對日常物理現象的興趣和好奇導致我對物理的愛好,而正是這種愛好促使了我為物理學事業而不懈奮斗。”

堅定目標勤攀登

   馬余強的成長道路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任何成功的輝煌除了必須付出艱辛的勞動外,往往還伴隨著無數的挫折、困惑,甚至消沉。馬余強在余姚八中讀高中時,最大的愿望是將來考上像北京大學、南京大學這樣的知名學府,然而卻因為偏科,98分的物理成績還是未能使他如愿以償,而只能進了一所普通大學——當時的寧波師范學院物理系。年輕氣盛的馬余強受了不小打擊,他覺得今后不可能會在物理學上有所建樹了,他沉默了。

  然而命運之神卻沒忍心讓這樣一位物理學的英才在“在沉默中滅亡”。就在他情緒極端低落的時候,寧波師范學院物理系副主任羅順道老師獨具慧眼,看出這位小伙子身上蘊藏著非凡的才能,于是,羅老師懷著一顆熱誠的心專門找他談話,勉勵馬余強:“如果你確實對物理很感興趣,不怕到的是哪一所大學。這里開的課程你可以把他學得更好,這里沒有的,你可以自學,只要勤奮、刻苦,將來同樣會有所作為。”羅老師的一席話仿佛是黑暗中突然燃亮的火把,一下子照亮了馬余強那陰郁的天空,于是他重新振作起來。到大學畢業時,他已基本自學完了研究生的主要課程。馬余強的目標也漸漸明朗起來,他看到了自己在物理學領域的成材希望。

  留校三年工作后,馬余強作為“定向培養對象”進入了蘇州大學理論物理研究生班,半年后蘇大物理系的系主任李亞振教授吸收他為研究生。在李教授的指導下,馬余強開始嘗試做論文,白天泡在圖書館查資料,晚上則埋頭計算各種數據,常常徹夜不眠。由于李教授的嚴格要求,馬余強第一篇論文經過無數次的斟酌與修改,終于以高質量高水準發表在國際知名雜志《物理評論》上。從此,他的研究之路真正開始了。1990年碩士畢業后隨即考入南京大學,成為著名理論物理學家龔昌德教授門下的博士生。

國外講學受尊敬

   正在讀博士的馬余強看到學校里許多同學熱衷與出國讀學位,有的甚至放棄即將取得的博士學位而去“喝洋墨水”。這使他想起一直流行的一種說法:“土博士不如洋博士,讀土博士沒意思”。馬余強有些困惑,難道“洋博士”真的比“土博士”要高出一截嗎?

  這種困惑很快就被導師龔昌德教授的一番話消釋了,他告訴馬余強,他的許多學生現在在美國、加拿大等國家,然而都是普遍感覺到我們南京大學基礎理論研究水平并不比國外差,許多方面還處于領先地位,他們之所以能在國外立足,并受人重視完全是因為在南京大學打下了扎實的基礎。馬余強南大三年博士生涯證實了龔教授的話,也說明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1993年6月他獲得了理學博士學位后留校任教,同年7月晉升為副教授。11月被選拔為南京大學中青年學術骨干,1995年2月又破格晉升為教授。剛升為教授的馬余強就接到學校派遣他出國的通知。當時他有兩種選擇,一是去加拿大做博士后,二是去巴西任訪問教授,考慮到其中的一個研究領域“生物物理的統計力學”在巴西具有相當優勢,馬余強抱著“取經”求教的想法選擇了去巴西訪問。當他來到巴西那所大學后才知道自己已經被聘請為那里教授職位中最高的一級。邀請他的教授對他這樣說:“您已經在自旋玻璃和無序系統的相變領域做出了國際先進水平的工作,盡管您年輕,我們還是特聘您為教授中最高一級的位置。這是一種非常特殊、以前少有的情況,尤其對外來訪問學者。”當時馬余強激動的心情不言而喻。他深深地體會到只要自己把工作做得出色,不管在國內還是國外,同樣受人尊敬。

  如今的馬余強雖然戴著種種頭銜和桂冠,可他并沒有被榮譽和成就沖昏頭腦,他清醒地認識到一個中青年科學家在祖國騰飛的今天應該做的是什么。馬余強已經走過一條閃光的道路,他還會奔向更輝煌的明天。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全民麻将作弊器透视 日本j2联赛雪缘园 江苏时时彩 球即时赔率 江苏快3走势图和值 365足球比分网 北京11选5技巧集锦 宁夏十一选五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查询 篮球竞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